这也能错(1 / 2)

    方灿看着视频,脑筋一动,他捅了捅邝思伦,小声说:“看来这两个老家伙背后有人支招儿,这个视频是有人故意拍了发给他们的。道友阁  www.daoyouge.com你盯着他们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完转身挤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围观学生对林深和刘园之前的恩怨有所耳闻,如今见到视频感到无比震惊,视频中刘园哭喊得无比凄惨,想来一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才会哭得如此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很多人为之动容,立场不由自主地倒向了刘园父母一方,唾弃谴责之声渐渐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——“林深咋就是没有一点儿愧疚之心呢?跪下谢罪啊!”

    ——“做人要敢作敢当,谢罪赔钱!她那么有钱,应该多赔个几百万,毕竟刘园人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赔钱是对的,不过,这事儿不光得赔钱,还得追究刑事责任,人命关天不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林深、方灿、邝思伦这个小团体太猖狂了,根本不把学长们放在眼里,现在闹出人命了吧?只怕她身后的金主爸爸也救不了她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妈的,这些有钱的公子小姐多死一些,社会就和谐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他们凭什么生下来就拥有比旁人多的财富?这本来就不公平!金钱助涨了他们的嚣张气焰!”

    ——“我也觉得,应该把他们打成平民,资产平分才是最科学合理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平时隐身在网络之后的键盘侠纷纷跳了出来,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人多嘴杂不免有人落井下石,这些杂音无不表明了旁观者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派是随心所欲,张口就来,不谈公正,谁死谁有理。

    另一派是毫无原则的仇富,自己做梦都想成为有钱人,现实中见到别人有钱好过自己就眼红,恨得牙根儿痒痒,心里一万个不舒服。

    面对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袭来的指责和冷嘲,连平时很少骂人的邝思伦也忍不住翻了脸,向着围观的学生吼了起来: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段短小无力的视频能代表什么?完全是一面之词!这种视频如果在法庭上能作为证据的话,人人都可以拍!想咬谁咬谁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沙雕看问题带不带脑子吗?是不是我拍一段骂你的视频就可以给你们扣黑锅,追究你们法律责任?谁想玩儿站出来!我有专业团队陪你玩儿!”

    邝思伦发飙,人群的声音逐渐歇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手上的视频哪儿来的?”林深并未受到周围流言蜚语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心虚了吧?你管哪儿来的?”胡子拉碴的刘父面色狠戾,目光怨毒地瞪着林深。

    林深看着刘父,眼神清澈,冷笑勾唇,“来之前就商量好了吧?说吧,你们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母抹了一把脸,向着围观人群大声呼吁:“我们两口子含辛茹苦把女儿培养长大,眼看就要当明星挣大钱了!结果却她个小妖精逼得跳楼自杀!我女儿不能就这么死了!你们都是园园的同学,你们大家评评理!”

    “我要她赔钱!要她坐牢!这过分吗?!”

    昨晚给他们打电话传视频的女孩暗示过她们,那个叫林深的学生家里很有钱。

    果然,打着为女儿报仇偿命的旗号,最终目的还是为了钱!

    孙雯静搀着刘母的胳膊,怒斥林深:“林深,事情发生那天晚上我也在场,事实摆在眼前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林深不为所动,抿着唇笑了笑

类似:综漫征召 副本入侵者 柏林1943 超级娱乐论坛 百亿富豪 
语言选择